酒店界的“拼多多”,OYO失速了?

編輯:admin 日期:2019-06-27 15:15:31 / 人氣:

據媒體報道,OYO酒店在國內將要至少裁掉1000名開發人員,而該命令直接來自于OYO印方派駐中國的高管阿奴基(Anuj)。
2017年,印度經濟型連鎖酒店OYO以“無加盟費、低價”的方式殺入中國市場。在兩年都不到的時間里,OYO進駐了我國的320座城市,號稱酒店運營數量已經超過了10000家,客房超50萬間。OYO酒店的發展模式因其價格優勢、瘋狂擴張而不斷受到質疑,一度被稱為酒店界的“拼多多”。

在互聯網職場論壇,一位OYO員工怒斥到,公司在一周內干掉四分之一人,主要涉及崗位為區域的HOO、BD、OP,這是要地震?這樣大范圍裁員,還讓員工自己主動離職!可以仲裁嗎?該求助也是瞬間引起了網友的圍觀與議論。
隨后,有網友就給出建議,對于這類裁員,需你向工作地勞動仲裁委員會申請,不需任何費用。并列出了仲裁所需的資料。
針對網上不斷發酵的輿情,OYO酒店方面對媒體回應,考核一家公司的標準是持久的業績增長,OYO酒店的企業管理文化是業績導向、數據驅動,績優者上,有力者為。“我們絕不會向不講誠信的行為妥協,也絕不會容忍持續的績效不達標。這樣的態度和責任心是我們對客戶、對我們的優質員工、對我們的股東的持續承諾。”
據前OYO的BD張聰(化名)回憶,“公司的擴張太野蠻”在去年6月剛入職時,其工號是300出頭,等到年前辭職,不算已經走掉的,公司團隊已經達到6000+。
有的媒體甚至報道,OYO的員工其中有來自包括“單車系”、“外賣系”等各行業者,包括后期更換到寶潔系的骨干團隊,在OYO的中國高管團隊中,酒店行業出身的不足1/5。
OYO酒店合伙人兼CFO李維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OYO是從去年5月份才開始大規模招人,在此之前全國只有200個人,而且大部分是在總部研究一些問題,連技術人員一個都沒有,全部base深圳,在一個共享辦公的地方。且OYO在招人方面根本不看人才是否具有酒店從業的背景。
根據媒體的公開報道,OYO每個月的成本消耗達1.5億元,人力成本占很大比例。從2018年5月至2019年5月,OYO中國的團隊人數擴張了約75倍。

起步于印度的OYO酒店創立于2013年,創始人阿加瓦爾19歲輟學創業。經過5年的發展,OYO酒店成為了印度最大的連鎖酒店集團,并開始從印度向中國、東南亞、英國等地區拓展。
OYO(OYO即 “ON YOUR OWN”)起家采用的是Uber式的共享模式,做一家連鎖、便宜、干凈的酒店。使其可以提供標準化的服務,如干凈的床單、熱水和免費WiFi等。
OYO這種整合模式,一方面為消費者提供了低成本、標準化的酒店預訂服務;另一方面,非品牌酒店經營者也可以通過加入OYO平臺來增加入住率和收入。
然而,為了快速發展,OYO酒店采取了“特許經營模式”。希望加盟的酒店不需要進行統一客房形象改造,只需要對一些LOGO、標識張貼、洗漱、洗浴用品進行標準化改造即可,甚至不用改掉原來的酒店名稱,只要求在酒店名前面加上OYO即可。
如此簡單粗暴的加盟方式自然會引來管理問題。
根據去哪兒平臺上的數據,廣州和深圳的OYO酒店評分都在3.5-4.5分,評論中消費者提出不滿的意見集中在酒店客房設備比較舊導致的問題,比如空調壞了、衛生間排水不暢、床不舒服等,同時還存在衛生問題、周邊環境嘈雜以及服務態度問題。
為此,一些業內人士指出,這種低門檻加盟模式復制出來的OYO酒店在旅游業不那么發達的印度或許走得通,但進駐中國尤其是在廣深這類一線城市,OYO這個國際品牌無疑將會面臨巨大的考驗。

瘋狂的BD背后,帶來了巨量的加盟酒店。
OYO酒店合伙人兼CFO李維表示,從2018年6月份開始擴張,從3個城市到280多個城市就只用了六個月的時間。去年9月份之前是每個月2.5萬間、3萬間的增長速度,9月份之后開始加速,一直維持在每個月新增4萬、5萬個房間的節奏。
加盟酒店來了,但OYO能否提高這些酒店的入住率是一個比較現實的問題。
在武漢江漢路商圈經營有50余間房量酒店的黃華(化名)告訴媒體,“OYO自有的渠道基本沒有流量”,因為江漢路以上門客為主,線上客源占不了多少比例。
黃華還表示,在OYO的推薦下,去年附近有幾家店選擇了加盟,掛了OYO的牌頭后,業者希望情況能有些改觀,但這種希望很快便落了空。“原來別的渠道線上占比是少,但怎么也有個一、二十,現在OYO的渠道是幾乎接不到訂單”。
位于廈門嘉禾路的來悅酒店,是廈門最早一批與OYO合作的商務型酒店,其負責人蔣女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2018年5月份,OYO的人找上她洽談加盟之事,談妥之后來悅酒店便在去年5月底掛牌OYO來悅酒店。
不過,在兩個月的嘗試后,蔣女士便終止與OYO的合作,將OYO的牌子摘掉,自8月起就不再與OYO酒店合作。“7月份是廈門酒店行業傳統的旺季,但加盟OYO后,我們酒店的營業額并沒有顯著的提升,而酒店卻要給OYO占總營業額一定比例的費用,并不劃算。”蔣女士坦言,雖然OYO的工作人員很盡心盡力,但這樣的合作沒能做到互惠互利,因此沒辦法堅持下去。
黃華也表示,由于經營達不到預期,武漢江漢路商圈的兩家店合作不到半年便從OYO退出,酒店名稱前的OYO已經被布蒙上了。
特別是OYO正式登陸中國的第一家酒店,位于深圳大鵬新區的OYO 8001天邸酒店,近期已被深圳名奇集團(香港)有限公司按照中高定位的酒店標準進行了換牌改建。
該酒店在攜程上正式更名為“深圳如域·天邸酒店”。但細細翻看圖片及評論區,依然能夠找到OYO曾經擁有過它的痕跡。
為了讓加盟酒店不退出,與酒店做深度的綁定,2019年5月30日,OYO酒店首席收益官朱磊在成都正式發布了“OYO酒店2.0”,探索“規模化+精細化”并舉的發展路徑。
“OYO酒店2.0”將OYO的收益與酒店業主的營收深度捆綁,兩者成為真正的“利益共同體”。
朱磊表示:“對于2.0的模式來說,比如這個月酒店保底收益是在10萬元,我們保障這家酒店業績不低于10萬元,作為這10萬元收益保障的對應條件,我們對于這家酒店的每間房、每個渠道、所有的價錢要能夠控制,這是個合作機制。我們已經跟業主說清楚了,業主的每間房是我的,我愛怎么賣是我的事情,但最后我給業主一個保證,這個保證是到了月底業主至少會拿10萬塊。另外,在收益保證之內有一個服務費用,收益保障之外有一個共享的費用,共享的提成會是我們主要的利潤來源。”

退出OYO合作的酒店至少暴露出兩個問題,一個是酒店入住率沒有得到提升,另一個是合作以后收入沒有增加。這些問題如果歸結起來實際上就一個問題,OYO沒有給退出合作的酒店帶來網上預訂量。
面對OYO的瘋狂擴張,曾經讓OTA平臺緊張不已,他們擔心OYO在掌握了國內大量酒店客房資源后,會變身為OTA的競爭對手。于是攜程、美團紛紛下線帶有OYO前綴的酒店,還推出了跟OYO非常類似的業務,如輕住、OYU等。
被攜程、美團等OTA下線的帶有OYO前綴的酒店,客單量迅速降低,也隨之收入減少,因此加盟酒店選擇與OYO解約。
對于OYO來說,入住率較好的單體門店本來就沒有太高的加盟需求,成為較難撬動的存量,只有入住率平平的門店才有加盟OYO的欲望。如果加盟OYO是一個增量的話,對于酒店方來說當然是好事,但如果因為加盟OYO而被美團或者攜程下線,酒店在OTA上損失的訂單就需要由OYO通過線上或線下來彌補,但現在OYO的品牌在吸引客流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OYO在遭遇美團、攜程等OTA的打壓下也不得不低頭,為了打通OTA平臺,OYO每年向美團支付保底4億元(每家店5萬元,8000家酒店)的通道費;每年向攜程支付將近2億元的通道費。
通道費能確保加盟OYO的酒店能在攜程等OTA上露出,相當于保住了之前的流量,也就保住了加盟酒店不退出。但OYO自身的流量如何提升還是一個未知數。
一位接近OYO的酒店業者分析認為,這種從數據切入的運營模式,與傳統連鎖加盟模式大不相同。如果沒有很好的OTA平臺為加盟者提供客流量,很難獲得成功。

現在致電 010-1122222 OR 查看更多聯系方式 →

Top 回頂部
熊猫奖励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