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洲旅業:外資遭遇瓶頸期,且看本土酒店集團如何彎道超車

編輯:admin 日期:2019-11-09 18:56:34 / 人氣:

翻開中國酒店行業的發展史,在高星級酒店的篇章里,外資品牌曾是當仁不讓的主角。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浪潮,外資酒店集團的先驅們涌入了中國這個亟待喚醒的市場:1984年,首家香格里拉飯店在杭州開業,同年,洲際旗下首家門店——北京麗都假日酒店亮相,1985年,首家喜來登同樣落地北京;1988年,首家希爾頓花落上海靜安。這些外資高星級酒店品牌不僅為彼時的中國酒店帶來管理制度的范例,也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引領著市場的風潮變化。
度過近三十年風調雨順的日子之后,近年來不少外資五星級酒店品牌開始在中國市場中遭遇低潮期。2017年底,中國第一家全外資國際品牌的五星級酒店——上海希爾頓酒店被“靜安昆侖大酒店”取代;同一天,洲際集團在北京的第一家洲際酒店——北京金融街洲際酒店也宣告撤牌。年初,曾經風光一時的長安街W酒店落幕,開始以長安街天府尊雅酒店的名稱對外營業,最終輾轉落入雅高集團手中。這些標志性酒店遭遇換牌、撤牌的命運,帶走了一代人的共同回憶,也讓外國酒店管理集團意識到中國的酒店市場已經不像過去一樣任他們野蠻生長。
外資品牌發展遭遇瓶頸,讓本土酒店集團紛紛加快了趕超的腳步。數據顯示,2017年底,國內高端酒店品牌的拓展速度首次超越國際高端酒店品牌,客房增長率達到6.6%。中國高端酒店市場即將來到話語權交替的十字路口,一批本土企業開始建立自主品牌,強化管理輸出體系,布局多品牌發展,力求在這個日趨紅海的市場中掀起更大的波瀾。
本土地產企業:從業主到管理方 “最熟悉的新面孔”尋求角色轉換
各大房地產企業是在探討中國五星級酒店發展時無法回避的一大角色。在過去,看中高星級酒店對資產價值拉升作用的房地產開發商通常作為業主參與酒店建設,將品牌運作與運營管理交給國際酒店管理集團,金茂君悅、外灘茂悅等一批頗具代表性的酒店正是由此誕生。隨著酒店運作經驗的逐漸積累與行業的整體成熟,以及委托管理模式產生的壓力與日俱增,不少房企開始揮手告別外資管理團隊,建立自主酒店品牌,以“業主”和“管理方”雙重身份參與到酒店行業中。
2016年,萬達圍繞“以禮至善生活”的品牌核心打造了萬達瑞華、萬達文華、萬達嘉華,萬達錦華四大高端品牌,并于2018年推出了第一個面向中端市場的自主品牌——萬達美華。目前,萬達酒店及度假村目前擁有已開業酒店79家,籌建及待開業酒店90余家,覆蓋全球100余座城市。
綠地集團在2012年推出自主高端奢華酒店品牌鉑瑞、鉑驪。截至2018年底,綠地品牌輸出管理項目達到45個,分布在中國、澳大利亞、德國、馬來西亞、泰國、老撾、越南等國內外市場。
而世茂集團在酒店業務上尋求模式突破的決心則更為堅定。2017年,此前與眾多國際酒店管理集團都有深入合作的世茂集團宣布與喜達屋資本成立合資企業世茂喜達,結合本土資源與國際化視野進軍中高端酒店管理市場。目前,世茂喜達的業務布局涵蓋包括御榕莊、茂御酒店、世御酒店、茂御居以及睿選尚品、睿選在內的多個自主品牌,已運營10家酒店,籌開55家酒店。
受益于豐富的資產管理經驗以及與原有開發業務間的互動,地產企業的自主酒店品牌往往能快速打破區域限制,在全國范圍內快速拓展。而在特定區域內,房地產企業原有物業與土地資源的積累又能為酒店落地帶來區位優勢,并通過布局周邊配套設施為酒店創造人流,縮短投資回報周期。但時下外資酒店管理集團紛紛發力將旗下新品牌引入中國市場,房地產企業的自住酒店品牌能否打破過往印象,以“酒店品牌”被消費者接受,還需經歷市場的檢驗。
本土酒店集團:專注與提升 “輕資產”與“重自營”決定不同路徑
除了房地產企業這些“熟悉的新面孔”,本土酒店集團近年來在高端市場中取得的成績也不容忽視。禧玥、開元、金陵、錦江、建國、君瀾……每一個本土高端酒店品牌的發展歷史都代表著各自迥然相異的路徑,也體現了企業在“輕資產”與“重自營”兩個模式之間的抉擇。
源自漢庭,當前市值已經位列世界第四的華住近期在高端市場動作頻頻,除了投資此前的戰略合作伙伴雅高集團,數據顯示,過去三年里美居、諾富特、美爵、禧玥四大品牌開業酒店超過50家,簽約酒店已突破150家。其中,華住于2013年推出的禧玥表現亮眼,在上海、成都、大連、武漢等城市落地,今年5月還宣布入駐上海古北SOHO。在品牌推出市場初期,華住創始人季琦就表示“希望用東方的語言體系、審美和價值觀來做華住的主流旗艦品牌”,并預言禧玥將會成為高端酒店中的高速生產力。
從經濟型酒店起步,華住采用了借助規模效應收獲市場影響,進而切入中高端市場的戰略。這種由低到高逐層提升的模式是許多本土酒店集團都曾踏足的路徑,但高端酒店從前期建設到后期運營所需要的資源、能力、思路都和經濟型酒店完全不同,并非簡單的硬件提升與數字疊加。過去,雅高、洲際、萬豪等巨頭同樣從經濟型酒店發家,但在瞬息萬變的市場中,重復過往并不能保證再一次成功。如何保證高端品牌與大眾品牌之間的差異化,建立起有特色的管理團隊,是貫徹“由下往上”戰略的本土企業還需經過的考驗。
有人從經濟型酒店出發,也有人一開始就把目標定在了門檻最高的市場。在本土酒店中,開元是非常特殊的一家。從1988年開業的浙江開元蕭山賓館開始,開元就一直專注于中高端市場,用輕資產模式快速拓展。2018年內,開元酒店擁有150家在營酒店,其中自營酒店31家,參與管理的酒店119家。數量較少的自營酒店是開源的主要營收來源。2018年,酒店經營業務貢獻了約16.29億元,占整體營收的90.6%,酒店管理業務為集團帶來約1.69億元的收入,占比相對較低。
管理費收入低是許多本土高端酒店當前共同遭遇的窘境。1983年開業的金陵飯店是江蘇省首家五星級酒店。由單體酒店起家,金陵飯店于2007年實現上交所上市,成為國內酒店業第一股。至2017年7月,金陵連鎖酒店達151家,其中五星級酒店占比85%,覆蓋全國17省77市,主要分布于江蘇、安徽、浙江等地。而據2017年年報,去年金陵飯店平均每家酒店管理費收入僅61萬元。追根究底,本土品牌在品牌力方面的劣勢造成了管理費的瓶頸。在前期硬件、人力投入幾乎處于同一水平的前提下,業主方更愿意選擇對消費者更具吸引力的外資品牌。
盡管當前占總體收入的比例有限,但酒店管理業務高毛利率的特點吸引著本土酒店集團持續投入。以開源為例,從2015年到2018年8月底,酒店管理業務營收分別為1.18億、1.06億、1.3億、1億,毛利率分別為87.3%、89.7%、90.6%、91.5%。隨著本土酒店集團品牌力的提升以及多品牌布局的完善,品牌輸出管理業務未來勢必對經營主業形成有力的補充。
以開元為代表的企業選擇了“輕資產”模式,另一部分本土酒店選擇以“重自營”的方式開疆拓土。遠洲旅業旗下的第一家酒店——臨海遠洲國際大酒店于1998年在浙江臨海開業。此后的二十二年里,遠洲旅業始終聚焦高端酒店市場,將業務版圖逐步拓展到上海、浙江、江西、安徽、遼寧等區域,至今已經擁有二十余家在建在營的高星級酒店。盡管相比開源、君瀾等民營酒店集團,遠洲旅業當前的規模較小,但遠洲卻以重自營、重服務的特點建立起獨特的品牌優勢,被業內人士所認知。目前酒店旗下的酒店幾乎全部是自營,并憑借優質的服務水準在所在區域內成就了領先行業的口碑。臨海遠洲國際大酒店至今每年仍需接待過千名行業人士前往參觀學習。這種相比品牌輸出更重的模式讓遠洲旅業成為注重拓展效率與門店數的本土酒店行業內為數不多的穩健派。
近年來,遠洲在鞏固原有市場優勢的同時也開始探索多品牌運作,先后推出了逸廷、廬境等年輕品牌。2018年5月,由遠洲旅業引入德國禾零集團(HHOW)的養生療愈團隊共同打造的上海阿納迪酒店(Anandi)正式亮相上海虹橋。憑借奢華療愈定位與優質服務,阿納迪酒店被選為立鼎世集團在中國僅有的七家成員酒店之一。今年初,遠洲旅業與攜程旗下高端酒店品牌麗呈酒店達成戰略合作,共同打造“麗呈遠洲”、“麗呈逸廷”品牌,融合雙方在線下酒店管理與線上數據洞察方面的優勢,打造新模式加速占領細分市場。盡管品牌定位各異,但在擴張過程中,遠洲始終堅持以服務為核心的戰略,力爭將品牌的核心競爭力發揮到極致。
回望中國酒店行業的四十年,跌宕起伏,風云變幻。外資與本土酒店集團之間的競爭,大有你方唱罷我登臺的架勢。隨著外資品牌的神奇光環逐漸褪去,飛速增長的市場也為本土品牌的發展留下了空間,有房地產開發商以新角色入局,也有源自本土的酒店人堅守,有人選擇輕資產,有人選擇重自營,品牌為王,服務取勝,各式各樣的路徑和理念成就了如今百花齊放的時代。這些或新或舊的面孔,在面對競爭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時,都將依靠自己的核心優勢,向酒店行業的皇冠發起沖刺。

現在致電 010-1122222 OR 查看更多聯系方式 →

Top 回頂部
熊猫奖励注册 天津快乐10分玩法介绍 滚球体育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预测 广西快三最大遗漏值 智博彩票安全吗 即时比分球探比分下载 下载广东十一选五专家计划 香港梭哈棋牌在线下载 海南环岛赛 大富翁棋牌下载网址 游戏app挂机赚钱 辽宁35选7 国家福利体育彩票中心 重庆快乐10分苹果版 温州麻将技巧视频 欢乐麻将 三人麻将